• 改革開放40年網上展廳
  • 改革開放40周年
  • “新時代楓橋經驗”專題
  • 2018年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 “共建共治共享·平安廣西故事”微電影微視頻微動漫比賽作品展
  • 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專題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公眾號報道幼兒園拍“半裸畢業照”被訴名譽侵權

2019-05-24 15:25:53來源:廣西法治日報責任編輯:賴冠宇 (本文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摘要 梧州某網絡公司在微信公眾號上報道某幼兒園拍攝“半裸”畢業照,照片當事人文文的父母認為網絡公司的報道侵犯了文文的肖像權、名譽權和隱私權。
一審法院認為報道未構成誹謗、侮辱,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廣西法治日報記者 李繼遠 通訊員 伍超嬋
 
  梧州某網絡公司在微信公眾號上報道某幼兒園拍攝“半裸”畢業照,照片當事人文文的父母認為網絡公司的報道侵犯了文文的肖像權、名譽權和隱私權,于是以文文的名義將網絡公司起訴至法院,要求網絡公司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名譽損失。近日,梧州市長洲區人民法院對這起名譽權糾紛作出了判決。
 
“半裸畢業照”成熱點新聞,家長告網絡公司侵權
 
  文文是梧州某幼兒園大班的學生。眼看孩子們就要畢業上小學了,文文的班主任十分不舍,于是便組織全班同學一起在幼兒園里拍攝了畢業照。拍攝完成后,班主任將部分照片發到了班級微信群里供家長觀看。
 
  2017年7月,一網友在梧州某網絡公司微信公眾號后臺留言,稱梧州某幼兒園給孩子拍攝低級的半裸照,并附上照片及朋友圈截圖,照片內容為四個穿泳衣的女生面對三個半裸上身用報紙遮擋下身的男生作驚訝狀。
 
  網站編輯核實情況后,派記者到幼兒園走訪,向相關家長和居民了解情況后,該網絡公司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一篇名為《梧州某幼兒園拍“半裸”畢業照,被家長質疑“低級”,園方已道歉》的報道,并附上上述網友提供的照片,同時對照片上人物臉部作了馬賽克處理。
 
  報道中的文字和圖片吸引了網友的關注,在百度、今日頭條等各大網站上被轉載。
 
  認為報道使用了“幼兒園某大班”“低級”“半裸”“尺度”“暴露”等不當文字,2017年8月,包括文文家長在內的二十多名家長要求網絡公司刪除原文,網絡公司以自身沒有過錯拒絕該要求。直到有家長撥打110報警,網絡公司才將該報道刪除。該報道的相關轉發文成為了今日頭條熱點新聞而被大量網民點擊評論,后經家長們多方努力,該報道的轉發文亦被轉載網站刪除。
 
  事件發生后,文文的家長了解到,園方沒有對照片及教師的拍攝行為進行過任何的評判,更沒有所謂的向家長道歉及處分涉事老師。文文的家長認為網絡公司微信公眾號的報道存在失實、誤導,歪曲事實真相的輿論評判不但嚴重侵犯了文文的肖像權、名譽權和隱私權,更嚴重損害了作為未成年人的文文的身心健康,故將網絡公司訴至長洲區法院,要求其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并賠償文文經濟損失。
 
  網絡公司認為,其已對報道配發的照片進行了馬賽克處理,照片留影人員與文文及其同學是否分別對應,尚欠缺依據說明;爭議報道的報道對象非針對照片中當事人,只是客觀記錄各方對于拍照行為本身的觀點、看法,所有文字均有真實信息源支撐,并無歪曲、捏造事實;而在報道的內容上,不包含侮辱、誹謗當事人的言辭,或詆毀聲譽的其他行為。
 
一審法院:報道未構成誹謗、侮辱,名譽侵權不成立
 
  法院審理后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七條規定,以書面或口頭形式侮辱或者誹謗他人,損害他人名譽的,應認定為侵害他人名譽權?!段嘀菽秤錐芭?ldquo;半裸”畢業照,被家長質疑“低級”,園方已道歉》一文系根據網友提供的線索進行的報道,文中的圖片確為某幼兒園老師為文文等人拍攝,反映問題基本真實,不存在編造虛假事實的內容。文章中“甚至有網友把圖片發給本網報料,直指照片低級”“有趣?低級?家長對照片持不同意見”“心理專家指出:拍攝暴露的照片,容易誤導小朋友”等語句為客觀陳述網友、家長及專家的個人意見,不符合誹謗、侮辱的構成要件。
 
  判斷加害人是否具有主觀過錯,應當以在相同情況下須盡到的注意義務為主要標準并結合加害人的身份地位、發布內容、認知能力、事后表現等自身因素進行綜合判斷。某網絡公司微信公眾號作為新興的“自媒體”,在公開發表言論時,應盡到一般注意義務。從涉訴報道來看,文章中如實陳述了報料網友、家長、園方負責人及心理專家的不同意見,沒有貶損文文等人的名譽或人格尊嚴的主觀惡意。網絡公司在家長的要求下迅速刪除了微信公眾號上的報道,其他網站對該報道的轉發文在家長的努力下也已在短時間內被刪除,沒有造成惡劣影響,故法院認定網絡公司在主觀上不存在侵權的過錯。
 
  網絡公司微信公眾號在文章中對照片人物的臉部特征作了馬賽克處理,對涉事地點進行了隱名處理。雖然“梧州某幼兒園某大班”引起了群眾的猜測,但該報道未指向具體的特定人或特定人群,且報道被網站轉發后已及時得到刪除,沒有證據表明該報道致使文文等人的社會評價降低。
 
  綜上所述,被告某網絡公司在微信公眾號發表的涉訴報道對原告文文未構成誹謗、侮辱,主觀上不存在過錯,沒有造成文文社會評價降低之損害后果,故法院認定網絡公司的報道行為不符合我國法律規定的名譽權侵權的構成要件,沒有對文文的名譽權構成侵害。
 
  據此,法院一審判決駁回了原告文文的訴訟請求。
 
  宣判后,原、被告均未提起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ㄎ鬧腥嗣?/strong>